【幻影病院】(01) 作者:zfk   都市激情 
字数:58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仔细想想的话,前些日子身体就不太好了。

  一开始只是想着会不会是感冒,没想到身体越来越差。

  但是公司里有个很重要的开发项目,也没办法休息,只好强行拖着身体去上班,最后在公司里倒下。

  当然被急救车救走,立刻住院了。

  ……我想说的是入院后不可思议的体验。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判断那是现实,还仅仅只是我的妄想。

  但还是说一些我所体验到的事吧。

  一睁眼看见的不是自己家的天花板,而是纯白的天花板,周围挂着淡绿色的纱帘,还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过了一会儿我才意识到这是医院。

  「啊啊~我倒下了么……」

  不自觉地说出这话,第一次理解了我病倒了这一现实。但在我脑海中盘旋的却是对不起公司,明明是重要的计划,途中领导却倒下了……对此感到十分抱歉。做了件坏事呢。

  正当我这般陷入自我厌恶的时候,一名护士出现了。

  「啊,××桑,你醒了呢。」

  视线望过去,一名美丽的女士站在那里。

  那是一名就连对异性没什么兴趣的我也能感受到魅力的『特别』的护士。(有基佬!这里有基佬啊!)

  没有怎么化妆,头发长的很长,扎成双马尾。身体纤细苗条,穿着与洁白肌肤相配的纯白护士服。简直就是白衣的天使。

  「啊,嗯……你好?」我不禁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眼前的护士小姐嗤嗤地笑了。

  「嗯,你好。啊,我现在就去叫医生,稍等一下哦。」

  看样子有要和医生说的话呢。不过也是,我可是在公司突然倒下,被急救车搬过来的人,说明情况之类的总要有的。

  过了一会儿,看上去像是医生的穿着白大褂的人被先前的护士带了过来,稍稍有些吃惊的是那是名女医生。嘛女医生怎么说也是有的吧。女医生和护士一样,一样是美女,一样有着『特别』的气氛。不过和护士比起来,身材更像是模特儿,胸部超级大,该瘦的地方很瘦,果然比起医生,更合适当模特呢。

  女医生在我床边找了把椅子坐下,开始说明。

  简单来说,我已经在医院里昏睡两天了。由于没有亲人,虽然是事后承诺,入院申请书什么的文件都要我签名。然后我的病症是由于过劳导致的衰弱和营养失调,可能还会有什么隐患,需要暂时入院治疗。

  公司里的人说我醒了的话有书信给我。

  我把文件都签掉后,拿到了书信,在一个人的时候打算看看。

  本来是想立即拆开看的,但在之后还有身体检查,现在没空。

  虽然没有说姓什么,护士告诉我这名女医生的名叫江崎,今后就用『江崎』来称呼她吧。

  将文件交给江崎小姐,跟着她开始行动。一开始要做的是血液检查。

  听到这个,我忍不住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我有点…不,非常讨厌注射之类的。特别像是抽血,连直接看着针都做不到。我有自信一看见针就晕过去哦。

  不过,一直这样犹豫也不是回事,我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伸出了手腕。
  除了江崎小姐还有其他负责的护士在,这人也是美女。

  ……难不成这医院里全都是美女吗?心里产生的这个疑问立刻被接下来的血液采取给打散了。

  手腕被绑上止血带,血管浮现出来,我背过目光,害怕的东西就是害怕,尽量无视吧。

  由于紧张,也没注意到转过头后江崎小姐就在我面前。

  「难不成害怕打针吗?」

  负责的护士这样问我,我也一如既往地回答她:「嗯……其实我满害怕打针的。」

  听我这样说,护士小姐露出了温柔的表情「那为了尽量减少痛苦,我会快点做完的。」

  居然被像小孩子一样对待了,实在是太羞耻了。江崎小姐也是,有什么好笑的嘛。

  接下来,在消毒液冰凉的触感之后,稍微有些刺痛传了过来。

  眼前的江崎小姐还在那样微笑着。

  ……江崎小姐越看越觉得是美人呢,我忍不住这么想。虽然没有怎么化妆,但她一定很受欢迎吧。一定有了男朋友,不,已经有丈夫了也不奇怪。毕竟她就是那么有魅力嘛……嗯?我之前有那么注意过女性吗?一见钟情?不不不……我可是被朋友说绝不是这种人的。那这种感觉究竟是………不过……还真是漂亮呢……

  思考又被打断了。这是为什么?……嘛,怎么样都无所谓啦……

  「××桑,结束了哟~」

  好像已经结束了。

  「那么接下来是下一个检查,请跟我来。」

  我被这样催促着走出了房间,因此也没注意到,负责抽血的护士那妖异的笑容。

  下一个检查室好像离的很远,需要花些时间。

  走着走着,周围的行人渐渐减少,到最后只有我和江崎小姐两人了……嗯?医院会有那么少吗?我居住的城市里只有一些私人医院和一家市立医院。私人医院是进不去的,那这里应该是市立医院吧。但是市立医院一年到头都挤满了人,为什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呢?……虽然有着这样的疑问,我却没有问出口。一定是偶然吧……对,一定是偶然。

  接着,江崎小姐和我站到了一扇没有门把手的门前。江崎小姐把自己的名牌放在嵌在墙上的机械展示了一下,是认证式的门。被江崎小姐带领着,我进入了房间。正中心有一把靠背很高的椅子,在椅子上方有一盏无影灯……简单来说就是一间像手术室一样的房间。

  里面有一名像是检查技师的女性和一名护士,也是女性。

  两人都戴着口罩,脸虽然看不清,但总感觉也是美女。

  我心中涌起了不安,但被江崎小姐『没关系的哦』这样一说,不知道为什么,平白无故地又觉得无所谓了。

  ……好奇怪,这明摆着太可疑了。但是就连这微小的疑心也像放进热水里的砂糖一样溶化消失了。

  「……那就拜托你们了……然后……」

  江崎小姐和女性检查技师还有护士说了些什么,但声音太小听不见。

  但感觉那一刻,两人的眼神变了。

  江崎小姐出去后,变成完全密室的房间里就剩下我和两位女性了。

  「那么,接下来要采取您的精液了。」

  检查技师的女性说出了了不得的话。

  「哎…………不……什……」

  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的时候,技师和护士夹住了我两边的肋下。

  我开始觉得奇怪,并全力抵抗,但根本无法挣脱。

  一眨眼的功夫,我就被按在椅子上,让皮革带拘束了起来,「等等!这是要干什么!」

  我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但被两人无视了。

  「稍稍失礼了。」

  护士一边说着一边拿来了什么东西。

  是封口球。

  嘴里被塞进封口球,我现在连叫喊都做不到了。

  尽管我还是没有放弃,奋力挣扎,但拘束完全没有松动。

  「啊啦啊啦,这样乱动可不行哦……拜托你了。」

  技师向护士要求了什么,后者从房间的角落里拿来了什么东西。

  一个钢瓶和不知名的机械连接着一根黑色的管子,然后另一头连接着一个防毒面具。

  我的身体因为恐惧而感到僵硬,挣扎得更剧烈了。

  但是,这微小的抵抗毫无作用。我被套上了防毒面具。

  「好了~请放松下来大口地吸气哦~」

  护士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钢瓶的气阀,操作着机器。

  感觉到有什么气体灌入了防毒面具了。我死命屏住呼吸,就算明知没有用也试图这么做。

  「呼呼呼……还在做无用的抵抗。」

  慌张中听见了女性技师开心的声音。

  虽然我不愿屈服,但逼近极限的我还是不小心吸入了一些气体。

  当我发现这种气体有一股香香的味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下一个瞬间,我的身体失去了力量。

  与此同时我开始放开呼吸,甘甜的气味扩散开来,身体越发无力。

  我试图挪动身体,但四肢完全不听指挥。意识还勉强保持着,耳朵能听的见,眼睛也能看见,但是恐惧心却消散了。

  「那么,在药效过去之前稍微等一会儿吧~」

  护士像安慰小孩一般抚摸着我的头顶,由于头部已经无法摆动,摆脱不了她的手,羞耻心渐渐涌了上来。

  「那么失礼咯」

  女性技师说着将我的裤子和内裤脱下,即使是把拘束打开了一部分,我的身体还是无法挪动。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的身体已经陷入丝毫无法行动的状态了。

  「差不多可以了呢,请把它脱掉吧。」技师让护士操作机器,把防毒面具拿开了,尽管呼吸到新鲜空气,我也已经无法挣扎,呼吸也如同睡觉时的节奏缓慢平静,脑袋里不安与恐怖的感觉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安详……不如说是终于结束了……这样的感觉。

  「因为不停乱动的话会很麻烦,所以就让你吸入了药物。放心吧,这只是暂时的效果而已,嘛,即使这样也会有8小时左右无法行动吧。」技师说。

  「那么接下来要做准备。稍等一下。」

  技师和护士将放在墙角的金属推车推了过来。

  上面放置着的金属圆筒里插着钳子和不知道有何用途的金属棒等物品。
  而玻璃杯里则放着橡胶管和写了很多奇怪代码的机械。都是些不知道该怎么用的东西

  将视线些微移动,发现技师和护士在房间里装着的水龙头那里洗手。虽说因为是病院,感染细菌的话就麻烦了,但为什么两人像在手术前一般慎重呢?
  洗手,消毒,然后干燥。两人靠近过来。

  开始套上比一般的要长上很多的手术用橡胶手套。

  白鱼般纤细的手指完全贴合着拉伸的手套,看着白色的橡胶手套不知为什么感觉有些奇怪的兴奋感涌了上来。

  就连调整橡胶手套发出的啪啪声都听起来感到淫猥。

  两人似乎在故意给我看到一样仔细观察了完全贴合手指的手套。

  「那么,接下来就要采取你的精液了。至少射出这个烧杯一半的量。」
  技师拿出了一个小烧杯给我看。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射出那么多的吧。虽然我这么想着,但却无法发出声音,什么都做不到。

  「检查开始。」

  技师按下了装在椅子上的按钮。

  随着嗡嗡嗡的声响,椅子动了起来。双脚被抬高,变成分娩台的形状后停下了。

  尽管我感到羞耻涨红了脸,但身体无法动弹,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的所作所为。

  现在的我正处于『敌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状态。

  「那么首先用手让你射出来吧。」护士说完开始触摸我的阴茎。

  尽管隔着手套,被女性握住生殖器这件事还是几乎让我的羞耻心爆发了。
  不过比起羞耻,涌上来的兴奋更为强烈。

  护士啪啪、啪啪地以一定节奏地捋动着。

  没过多久我就勃起了。确认我勃起后,护士以各种节奏开始了手交。

  有时握住全体,有时只责备里筋有时以极快的速度,时而则用焦躁地慢速。
  有时猛烈快速地摩擦龟头,有时则慢悠悠地揉捏睾丸。

  想要忍住这种攻击是不可能的。

  「咕!」

  biubiu~

  「第一次采取完成,还没结束哦。」

  明明身体连一毫米都动不了,一有即将射精时的那种感觉,我就射精了,射精的同时,护士拿烧杯接住,技师则在我耳边呢喃。

  小小的烧杯储藏着我黏糊糊的精液。

  护士想要将阴茎里残留的精液绞榨出来一般挤压着。

  正当我沉浸在射精的余韵的时候,护士突然又开始捋动我的阴茎。

  虽然吓了一跳,但还是无法抵抗,甚至出声抗议都做不到。

  「(求求你快住手!)」

  我心里想着的事当然无法传递给护士。

  猛烈的手交开始了。

  「呜!!!」

  扑哧。

  第二发射精意外地早。

  「好厉害呢,明明已经是第二回了,还是那么浓厚呢。」

  技师说的话完全没进我的耳朵。

  「那么接下来,就使用这个吧。」

  技师从手推车上拿起一个瓶子。

  里面好像装着什么透明的东西。

  护士站起来,手在技师面前掬成碗状。

  技师打开瓶盖,把瓶子倒过来挤压着。

  咕啾~

  伴随着声音一种极富粘性的液体滑了下来……是润滑液。

  也就是说……

  护士掬成碗形的手上垂下了润滑液。

  咕啾!咕啾!咕啾!

  技师不断挤压润滑液瓶子,将一半都倒入了护士手里。

  「哼哼哼,××桑,仔细看着哦。」

  护士坏笑着,像在洗手一样揉搓着手。

  咕吱咕吱咕吱~~

  润滑液发出了卑猥的声响滴落到地上,护士交叉起手指,让手指间也涂满粘液……这在视觉上相当令人兴奋,下半身又热了起来。

  护士松开密合的双手,『咕啾』地拉出了粘液的丝线「哎呀,已经『梆梆』地勃起了呢。」

  「看着在橡胶手套上涂润滑液就勃起了,××桑还真是变态呢。」

  技师和护士的言语挑拨着我的羞耻心。我无法说出反驳的话,甚至为此感到了隐隐的快感。

  ……不,我才不是变态。

  但心中也有一处隐隐想着,要是直接堕落,享受这样的状况的话,会有多大的快感呢……

  「那,就进行下去了哦?」

  护士又开始捋动我的阴茎。

  阴茎上传来了冰冷的感觉,但立刻变成了快感。

  咯吱!咯吱!咯吱!

  护士粘满润滑液的手不停地捋动着阴茎。

  润滑液的感觉、橡胶手套的感觉,双方带来的快感将我的意志力吹飞……然后……

  停下了。

  护士小姐停止了捋动。

  「呼呼呼,这回才不让你简简单单就射出来呢。」

  说完她又开始捋动。

  然后当我即将高潮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本以为会为了让我感到焦躁而慢慢地捋动,突然以凶猛的速度手交起来,然后在射精的前一刻又再次停下。

  技师温柔地揉捏着睾丸,护士抓着阴茎捋动,这样的寸止地狱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射了!!射了!!要射了!!!!」

  究竟到达绝顶前一刻多少次呢?

  (停下)

  「哼哼哼……刚才有想这次终于能射出来了对吧?」

  护士坏心眼地说。

  一跳……一跳……

  我的阴茎像在主张『让我射精』剧烈地跳动着。

  润滑液和我的前列腺液混合在一起,产生了白色的泡沫。

  「一直欺负他的话会让他哭的哟,看上去感觉不错,差不多该让他射出来了吧。」

  技师边说着边像称重似地将睾丸放在手心。睾丸已经红肿的不成样子了。
  「那就让你尽情地射出来吧。」

  护士小姐说完再次猛烈地擦动阴茎,同时揉捏着睾丸。

  咕啾咕啾咕啾~~~

  混合着润滑液和前列腺液的白浊粘液发出了淫靡的声音。

  由于捋动的动作很大,白浊粘液四处飞散,弄脏了技师和护士的衣服,但她们毫不在意这些,继续用力责备着。

  「差不多要出来了呢,好吧,我会一点不留地接受的,快点射出来!」
  「吼啦,寸止2小时后的射精哦!全部都射出来吧!」

  技师放置好烧杯,护士一口气揉搓起来开始最后冲刺。

  「(要射了!要射了!射了!!!!!!!)」

  这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次射精了吧。

  噗咻噗咻~~噗咻~~!!!

  「呜哇~好厉害~」

  技师接下了像喷泉般大量涌出的精液。

  被射精后的脱力感包围着,我的意识渐渐远去。

  「哼哼,达到规定量了呢。这不是能做到的嘛。」

  已经失去意识的我并没有听清技师在说些什么。

  在这之后,失去意识的我不知何时回到医院的病床上睡着了。

  「这家医院好可疑…必须逃走。」一边想着的同时又产生了「留在这里的话就能尝到那种快乐…」的念头。

  到头来,我还是没有成功逃脱这家医院……不,应该说我逃走的念头不知不觉中如砂糖般溶于无形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